發佈於

【框框之外.二】專訪設計師Alice Wong:依「衣」不捨 舊衣化新裳

「製作全新衣服和將舊衣拆完再改,你覺得哪樣較快捷容易?」環保時裝設計師黃桂香(Alice Wong)笑問。2016年初,Alice開立了環保時尚品牌Pause and Ponder,起初主要經營二手衣服買賣,現以舊衣升級再造為主,亦有自家設計的環保衣飾、訂製服飾服務和開辦環保工作坊。
 

來到Pause and Ponder位於工廈的店址,眼前有長枱、衣車、線架、鈒骨車……乍看之下是裁縫店的格局,然而細心發掘,牆上掛放著的長衫,是由舊布料升級再造而成的拼布服飾,人形公仔上的黑色雪紡開襟長褸,由二手短褸修改而成。「這裡是加入設計元素和環保理念的衣服升級再造店。」她道。

停一停 反思設計初衷

升級再造泛指把廢棄物料透過設計,賦予新的用途,套用於衣服上,就是將舊衣棄布拆解重組,化為獨一無二的「新衣」。升級再造的材料,大多為舊物,不少人會對之有「無本生利」的印象,Alice表示當中所花的時間和心思其實更多。店內的改衣費用視乎複雜程度,由數十元至幾千元不等。「在這裡首要是實踐我想做而覺得應做的事,賺錢不是最重要的考量。」

曾從事時裝設計逾十年的Alice,事業路上可謂「一直往前衝」,亦憑著堅毅耐勞的個性扶搖直上,然而隨著市場改變,她開始對工作感到迷惘。「Fast fashion品牌逐漸主導市場,設計師被迫追趕潮流,難以維持最初的心態。」當時位居要職的她,看似擁有了想有的一切,然而卻無法感到滿足。與此同時,她飽受皮膚敏感困擾。「當時經常要自己試身,敏感可能是由布料灰塵、化學染料所致,也可能是因為壓力。」

身心俱疲下,她選擇離職休養。持續了兩年、中西醫都無法根治的皮膚敏感,在她離職兩星期後就完全康復。離開了追名逐利的生活,她發現自己對既往的營役感到厭倦,亦停下來反思自己的人生。「作為時裝設計師,其實我最想做些什麼?一直所做的對我的意義是什麼?」這亦是後來品牌取名為Pause and Ponder(停一停想一想)的原因。

舊衣新裳 延續人情

反思之際,她突然想起以往到日本旅遊時,當地十分盛行二手時裝店,店中出售的衣飾簇新,選擇多而價錢便宜,頗受當地人歡迎,這類店鋪在香港卻並不常見。靈機一觸,她於是在港開立主打年輕人市場的二手時裝店。「在鼓吹大家不用常買新衫之餘,我亦可以運用過往的專業經驗,在形象設計、時尚穿搭上給客人意見。」

後來有客人看中了二手衫,卻發現衣不稱身,她便開始為客人改衣,然而縫紉並不是她的專長,當改衣的要求愈來愈複雜,她一度吃不消。幸而在丈夫介紹下,她請得兩位分別精於紙樣和車縫的老師傅加入,便從縫紉工作抽身,專注於跟客人溝通,將客人需求結合自身設計概念,再請師傅將意念化為現實,意外地訂單接踵而來。在資源有限下,她停辦了二手衣店,專注於舊衣升級再造。

她說,「衣服可有不同形態,改造空間很大,我著重設計的實用性,而不是『霎眼嬌』。」從「舊衣」改成的「新裳」,不但變得稱身,很多時候亦變得「稱心」,功能與情感意義兼備:有人會將母親結婚時穿過的婚紗,取到店上改款式大小,化為新嫁衣;亦有人帶來一件加大碼的西裝,原來是其過世父親的遺物,她於是幫客人將西裝由男裝改為女裝長身外套……衣服不止是物品,亦寄載了人情。


減法人生 自在自得

改衣之前,Alice會先跟客人做諮詢,以顧問角色,為客人分析穿衣需要、選衣偏好、形象穿搭等等。「曾有客人在諮詢後表示,比起是否可穿回本身需棄掉的衣服,更有意義的是透過諮詢,她學會如何解構一件衫的材料、剪裁,是否符合自己所需,下次買衫時不會『重蹈覆徹』,買下不稱身的衣物。」

由創立品牌至今,兩年多來Alice都沒有買新衣。「從購物而來的滿足感很短暫,最多維持到一個月,往後卻要費上大量心力去處理。如果想有新衫穿,我便去換物會,已可以解決對新鮮感的需要。」她續指減法生活不是斷絕慾望,不是只穿一件衫,而慎重地買,亦只留下值得留低的。

大概工作如同穿衣,可透過去蕪存菁,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風格,從而重拾自在喜悅。幾度迂迴,Alice仍然緊守時裝設計師的專業,以設計實踐環保理念,令她找回了工作的意義。「從前會思疑自己在追求的是否必需,完成目標又是否有意義,現在路向則很肯定。繼續前進的動力,不是為了滿足自我,而是為了推動本地環保時尚文化。」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