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發表迴響

創辦人的話:為「小市」開路 讓本地品牌成為主流

「『小市化大』希望集結一眾有心、有理念的品牌,令更多人可以受他們啟發,協助他們持續發展……」一講起本地品牌平台「小市化大」的理念,本來略現疲態的趙國華(Andriy),立即抖擻起精神。自去年創立「小市化大」,他活躍於本地文化、社會創新活動,無論走到那裡,他都恰如「小市化大」的「Top Sales」。「倒背如流」的背後,是他的「十年功」。

取諸社會 用諸社會

眼前的Andriy對品牌管銷策略瞭如指掌,然而他從來不是「學院派」,早幾年才完成大學學位。今年三十歲的他,十八歲時已立志要創業,冀盡一己之力,回饋和改變社會。中五畢業修畢文憑後,他便於大型連鎖運動用品店任推銷員,作為學習營商的第一步。「紅褲仔」出身,他憑著勤奮的個性,獲得上司賞識,約一年後便被提拔到後勤部門工作,後來逐步熬出頭,由天天捱罵的店舖支援助理,成為獨當一面的營銷策劃能手,職務涵蓋零售管理、顧客體驗、市場推廣等範疇。

隨著職位的調升,他更全面地了解營商之道,亦覺察到前線銷售人員面對的限制。「不少企業只以利潤極大化為考量,往往銷售人員一個月達到銷售目標後,下個月就會有更高的目標。『企舖』(做店員)短期而言可累積經驗,但長遠來說即使在銷售技巧層面可不斷自我改進,前途發展亦有限。」這使他不斷反覆思量,到底在「金錢掛帥」的香港,個體在商業價值以外,還可以拓展什麼可能性?究竟如何才能改善「一般人」的生活?

任職期間,他留意到本地有不少理念正面而富有特色獨立品牌,背後正是一班努力以天賦實踐夢想、不止為賺錢而工作的「一般人」。然而,本地品牌市場看似百花齊放,實際上卻正持續萎縮。

「以前的商場,小品牌亦能開店自成一角,但隨著大型連鎖品牌愈做愈大,不停擴充店舖空間,拉高了整體市場租金水平,小品牌的實體店空間亦慢慢被侵蝕,難以避免地要縮細規模,甚至只做網店。當小品牌為了生存而跟隨潮流,埋沒了本身理念,更難以持續發展。」

個人事業漸入佳境,未有令Andriy忘記創業初心,於是三十將至之際,他毅然離開任職九年的國際連鎖品牌,開立本地品牌平台「小市化大」,矢志以自身的能力和經驗扶植本地品牌。

撐本地品牌 推共享價值

「小市化大」結合了電子商店、資訊平台和線下活動,以「環保」、「本地文化」和「原創」為準則,主動接洽品牌加入平台,並以品牌孵化器(Brand Incubator)的角色,與品牌建立起如合作夥伴般互助互利的關係。Andriy指出,不少本地品牌雖有好的理念,但創辦人缺乏市場營銷的技術和資源,因而發展受限。「我們的支援可減輕品牌在市場推廣和顧客關係管理上的工作負擔,讓他們專注於產品設計上,they do the best,we do the rest。」

著名的企管學者麥可.波特(Michael Porter)於2006年提出「創造共享價值」(Creating Shared Value,CSV),提倡企業取之有道地獲利,在經營上兼顧企業利潤和社會需求,「小市化大」正是以CSV為核心理念。

「在傳統資本主義下,企業在利潤達到極大化後,再從盈利中撥款履行企業社會責任,但其實企業利潤和社會利益可以並行不違。具體而言,『小市化大』不是非牟利社會企業,亦不是商業主導的平台,在致力提升品牌收入同時,營運模式亦以帶動正面社會風氣為先決考量。」 

「小市化大」提倡「從買了解賣」,今年平台與合作品牌舉辦多個體驗活動,當中包括以本地文化為主題的寫生或繪畫班,以及升級再造環保工作坊等等。「活動既可增加品牌收入和曝光度,亦可為參加者帶來反思和技能增長。如在『生活小品livingin』舉辦的玻璃瓶切割班中,參加者可了解品牌背後的環保理念,亦可親身體驗升級再造玻璃杯背後,由處理回收而來的玻璃瓶,至切割打磨的繁複工序,從而重新審視個人生活和環保產品的價值。」

由Minor「BUT」Major 到Minor「BE」Major 

近日「小市化大」的英文名稱由「Minor But Major」改為「Minor Be Major」,Andriy笑言這反映了心態變化。

「起初我們的論調是『小市要化大』,著眼於小品牌為何處於弱勢,但現在的態度是充滿信心的『Be』,我們強調小品牌的價值,主張是『小市』能夠而且必需要『化大』。」 

由培育一個有理念的小品牌開始,「小市化大」至今已與三十個本地品牌連結,其中十個品牌已於網店平台上架。「品牌加入平台不代表100%會成功,平台的發展關鍵在於如何推動品牌互相合作,共享資源實踐理念。」新的合作不斷出現,平台往後的發展令人期待。「起初沒預期會遇到這麼多有共同理念的人,大概是因為平台本身不是只以賺錢為目的,才有凝聚同道人的吸引力吧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